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 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新闻  .com  国际新闻网  国际  国际新闻

失地农妇,血泪控诉七余载!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08

    失地农妇,血泪控诉七余载!

    ――维权路上苍痍满目黢无明,谁为她讨回公道?

    2018年3月15日,《天涯论坛》以《霸道强拆,失地农妇遭殴打!·维权之路荆棘满道,流离失所泪襟翼》为题,罗缕翔实地报道了湖南省株洲市云龙示范区云田镇云峰湖村李利军的艰难苦恨繁霜鬓,谁知枵腹泪襟翼的消息后,时间已过去了20余天了,然而未曾引起该镇的丝毫重视,依然恝然置之,置若罔闻。

        强行拦访,无奈农妇泪洒北京

    霸道强拆的消息向社会裨众两个小时后,笔者的微信在莫名其妙间被腾讯公司“紧急冻结”;2018年3月21日晚7时许,笔者陪同李利军去拜谒律师,隐隐约约被人跟踪。辗转之下,在该市曼哈顿花园小区避险,一位热心市民代为拨打了“110”。接警的民警在几分钟内赶到了现场;该花园小区3名保安竭尽全力,讴歌了正义之声。每当想起那惊魂的一幕,至今仍是惶恐不安,悚詟萦绕。

    3月31日18时许,笔者随同李利军租车进入丰台区安检时,身份证竟成了“问题身份证”?笔者向两名安检民警说明赴京上访的真实意图后,其中一位民警说:“信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们无权拦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匪夷所思的是:在一家名为“快捷帮友洒店”登记住宿时,随后两名警察赶到该酒店(据民警告白:是信息定位,所以找到你们)在未出示任何证件时,违规检查我们随身携带的物品。实则胆大妄为,对法律漠其不敬!李利军悒悒不安,泪眼婆娑,苦苦向两位民警哀求:“你们不要拦截我上访!七年多了,我家房子被强拆,至今没有给一个说法。”她的眼泪及哀求尚未唤醒这两位民警的人性和良知!其中一个,板着脸,一言不语,如同僵尸一般堵在房门口。笔者纳闷:这也是人民警察吗?!随后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来到该酒店,简单询问了相关情况后,并对李利军说,请保持手机畅通,以便随时联系。《人民警察法》第一百零一条明确规定:“公安机关超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职责范围行使权力的,视其对单位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央政法委出台的《关于打击处理上访人员的要求规定》,其中明确强调了:“不管上访是否有理,只要有实际困难都要解决在先。”试想:像这两个不伦不类的民警,任意强行拦截上访,其警察身份是否合格?呼请社会众评!中办、国办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中:就严格要求了“严禁‘设卡拦截’,确保信访渠道畅通。”对这两名竟肆无忌惮,公开顶风作浪,扼制、桎梏依法治国顺利推进的民警,应从重处理,严厉打击,切实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拥有一个郡境翕然的良好环境。

    4月2日,该镇派出了3名工作人员赴京接人(其中含一名公安民警在内),此时李利军的人身自由已被限制。笔者不禁要问:此荒诞不经之举,到底是为了维稳,还是蹂躏侵权?!到底是借此旅游,还是主观上故意挥霍公款?!另有四名不知身份的人,强行将李利军遣返(其中包括两名女性),连上卫生间也紧随其后,寸步不离。真是千愁古恨人丝竹,一曲凉州无限情啊!

    李利军被强行架入车内的一刹那,已是泣不成声,泪水滂沱……
 

      不惜奇葩征地,上演祸国殃民
 

    2010年15月19日,在诱导、怂恿、又处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之下,于凌晨23时55分才签字画押。该镇政府依然按照(株政发[2006]20号)文件违规操作。此时,(湘政发〔2009〕43号)文件,以及(株政发〔2010〕11号之2)文件已出炉。五年的时间时差、物价差、房屋产权增值、花木花卉价格幅度增长等等,270㎡米(上下两层,200㎡米主房已装修,70㎡米杂屋未装修),仅只给了41万2494元(其中包括过度费、搬家费、装修费、以及附属设施费、主体结构补偿、提前腾地奖等),这一杯水车薪的坑人,实乃饮鸩止渴,竭泽而渔。此举演绎了时间倒流的谑话!元代无名氏《鱼篮记》一折:“……长江不见回头水,人老何曾再少年。”

    该镇违规征地补偿杯盆狼藉,残菐淋漓,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扰得鸡殇狗俎,乌烟瘴气,上访率居高不下。党委书记周治国(无论其何时就任该位一职,未曾有解决民众诉求之意)独霸一方、刚愎自用、专横跋扈、视百姓产权而不顾,使失地农民处在水深火热,痛苦不堪,罄竹难书之中。

    《土地管理法》第七十九条明确要求:“侵占、挪用被征收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第十一条之(三)明确规定:“违反群众纪律,对应当解决的群众合理合法诉求消极应付、推诿扯皮,或者对待信访群众态度恶劣、简单粗暴,损害党群干群关系,造成严重后果的。”就此而论,七年多的时间过去了,除了拦访截访、威胁恐吓、殴打之外,一点实际问题均尚未解决。请问:这样的镇党委书记合格吗?萧规曹随,责有攸归,才能体现出体制的完善、才能确保政令畅通、才能推进依法治国的顺利进行。

    李利军被强行遣返后,该镇不是尽快解决实际困难和合理合法的诉求,而是用抱冰求温,背道而驰的方法,采用公安手段对其问话(公安干警纵风止燎,投膏止火,推波助澜,任意插手信访事宜,给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在一夜未眠、情绪低落、颓丧消沉、心里极度恐慌、颠簸无神之下,此种问话是滑稽、还是荒唐;是威胁、还是恐吓,笔者不得而知?

    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难道该镇就真无春风而言吗?现正处尧天舜日,政通人和之盛――春风骀荡,蒿草青青啊!

    昨日中午12点20分,李利军在该省衡东县欲辗转赴京维权,连上公厕还被人跟踪盯梢,恰逢一位正义的市民及时抢拍了镜头(见图),其人身自由及安全可畏呀!面对一个弱势群体者,采用如此卑陋、龌龊之行径,其道义何存?其法律底线何衡?笔者怼怒了!――不能再有丝毫的犹豫去等待,决定速发此帖,公之于众。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无论持何种威胁恐吓之戻,笔者榆萌豆种,矢志不渝。用对信仰的虔诚,呼请网友将帖子顶起来,弘扬正义,摒弃邪恶,让这位在维权路上筚路蓝缕、饱经沧桑、风餐露宿、流离失所者感受到春天之燠,惠风之暖。

       (尹建根)                         

0.jpg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国际新闻网

邮箱:zp@ghtxs.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