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 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新闻  .com  国际新闻网  国际  国际新闻

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廖松杰实名血泪举报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01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您好!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在习主席您领导的今天,国家的事业发展蒸蒸日上,人民的生活日益繁荣富强,真的是百业兴旺,万民同乐。可惜的是,我们广东省因地方官黑暗,司法腐败,他们那些无良的贪官污吏,全无党性原则,丢弄正道,忘却理智,失去了公平正义,失去了天理良心,失去了法律尊严,官官勾结,疯狂贪腐,残酷欺压百姓,剥削人民,而造成了我们这些弱小群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目前,我们广东省的现实社会应当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无法无天的黑社会,广东的政府欺压百姓确是惨无人道,广东的司法枉法裁判确是祸国央民,才造成了我的冤案连连不断。
    我是廖松杰,男。1956年9月25日出生,汉族,原身份证住址是广东省增城市荔城街廖村隔塘旧村10号,身份证号码是:44012519560925245X,我本是一个大有物业的承包专业户,也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我在这十多年来,因地方贪官污吏腐败而造成我的实际是7宗冤案,两宗多次上访也未收到过增城政府的任何回复就被不明人士严重打伤过以及被黑恶势力拿刀到我家说要砍我,这样来威胁不准我上访。当地村民谢石松等人也亲眼看见过的,而且他们也和我一起到过增江派出所报过案,做过笔录的,至今也没有下文,另外两宗是近来发生的,在本地上访无人理,两次到过了广东省人民政府上访也被拒绝了。如今我举报的三宗已是一次又一次告尽了广东也无法解决的冤案。我应当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被地方贪官欺压和剥削得最悲惨而且是最多告官冤案的第一人。
我的简历是,曾任廖隔塘村第七合作社的记工员,财务、会计、正社长等职务。现是法治新闻报道网信息员,法治宣传网通信员,光华通讯社特约记者。我只为创业、晚年成家,婚后未育,只因2007年被广东省的省级S119公路扩建征收,因我不服土地和青苗每亩只得5千元,等于按法规只得十份一都不到的价钱补偿给我,才被增城政府逼到了妻离家破。
    习主席啊!习主席!我在这些年来,寄出一份又一份的血泪举报书给习近平主席您,以及寄出有近三十份给中央各级部门,只是在2017年8月才接到过一次增城区荔城街镇政府领导打来的电话说:“廖松杰您又寄了书信给习近平主席的吗,如今已打发回我们荔城街了?但也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答复。
    事情是这样,我于1986年为了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同一天承包了本村两座荒山共为350亩造林种果,并到司法所公正处签订了承包荒山合同书,随后也到国土部门办好了房产证建了三间房屋开办了果园和种植了林木,最后过多了4年我为了发展经济也建多了五间房屋,共为八间房屋,二间租给了联益谢屋村的谢金湖开了小卖部,三间租给了联益大份村的名叫王强开小食店,留了三间自己用,历经20多年流血流汗的艰苦创业,怎知事业有成时,无辜被逼到要流血流泪去申冤,最终已把我逼到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冤惨的五保户,但我也是无意中被地方官想没收我的财产,骗我加入了五保户的,因为自从我被增城政府侵权把我打伤不能做任何重工时,是我们增城荔城街政府和市政府以及广州市人民政府的领导亲口答应过帮我加入特困低保的,还说每个月有1千多元的,怎知等了有十年才给我几张表,并教我填了表,我以为一定要按他们教我填那些表才可以加入特困低保的。怎知最后发给我的原来是一个五保户证件,但目前我还有几十亩种有三十年的大荔枝果树按公证处的合同,是长期归我自己所有的,我怕财产被没收,所以我不敢接受,我还多次叫我村政府和荔城街政府的领导为我撤消五保,办回特困低保,但近8个月来到如今还未办好,增城政府和我村政府为了压制不准我上访和想强逼我接受五保户,只是对我说过一声,法院判决廖松杰你的65万元,如今,你已支齐了,但他们也不和我对数,最后在这十个多月来我也未能收到过增城政府任何一分钱的公路征收和林木征收的青苗补偿预支款。只有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吃饭和租屋住的钱都只靠亲友支助和乞讨为生,目前我还租住在一间只得十多平方的破烂屋屋中,每到下大雨屋内最小也有十处地方漏雨水的,每个月还要交570元的屋租和水电费,真的是民不聊生啊!我在这十多年来的告官岁月途中,历经一次又一次被不明人士的明打暗伤、受尽了他们那些办事人员的种种威逼、恐吓和侮辱,真的不知流尽了多少血和泪,十年多来无家可归,物业荒废,四处流浪苦度晚年。
     1、我要举报我们增城政府信访局的姚国昌局长和荔城街信访办的郭永佳主任等各级部门的贪官污吏目无党纪国法,腐败不得民心,样样欺压百姓,处处剥削人民,违法侵权损害我的合法权益。造成了我廖松杰的冤案连连不断。
     2、我要举报我们广东省各级极政府和司法部门的贪官污吏,行政不作为,监督不力,对于地方官欺压百姓的事情,层层不管,层层推诿,层层刁难。司法部门执法犯法,枉法裁判,有意维护贪官,纵客黑恶。希望严惩司法腐败,纠正冤假错案。
    下面是我们增城政府和我们广东省各级政府和司法部门腐败事实的举证明细。希望能得到上级领导到来当面核查,我只能实话实说,绝对不会欺骗人民也不会欺骗党。
根据我廖松杰三宗已被终结了的冤案,分别为4年、10年和13年多的案件也无法解决,共合法财产为35.4亩果树,0.7亩的建筑附着物,当中还有98平方有房产证的宅基地房屋和一切家产。以及我一宗是200亩林木被征收和另外一宗是我种有27年的大荔枝果树被供电部门后来安装了线路砍死很多果树的案件,我这么多的财产,两次告尽广东,合共只告回了60多万元,共造成了我直接的经济损失按我们广东省的补偿法规计算,确是损失有700万元。
事实和理由:
    1、我第一宗冤案是:我于1986年承包了我村的一座名为潭面山的150亩荒山,我种植了有100亩荔枝果树,于2007年因广东省级S119公路扩建征收。在2007年8月24日,我们增城政府和我村政府的贪官污吏到我住处正式对我口头通知说:“今次省道征收土地和青苗每亩最高为5000元的补偿价,青苗最高每亩为2800元,房屋每平方为250元,附着物无补偿”,还压令我要在6天内要我把自己种有21年的大荔枝果树和附着物全部自行清理完,如6天内不自行清理完就全部当无主处理。第二天,即2007年8月25日,我只有到增城市人民政府上访,当天,黄伟雄科长接访了我,随后我也到过广东省市等多个部门上访,但得到的就是在未与我核实好面积和未与我清点过任何一棵青苗的前提下,增城政府的贪官污吏就真的按口头通知我的行动用铲车和勾机把我的果树当无主处理,强行毁灭了,最后经我与他们拼命相争才制止下来,我在2007年10月12日只有再到广东省人民政府上访,领导就发给我一份书信,叫我带回交给了增城市人民政府信访局的姚国昌局长,内容我就不知道,但姚国昌局长就压令我村委会的贪官污吏在2007年10月30日下午5点半钟到我住处,发了一份通知给我,说由2007年11月1日起提前收回我被公路征收的承包地。第二天,即2007年10月31日早上,我只有再到增城市人民政府上访。但得到的就是,在当天下午,我们增城市人民政府荔城街道办事处和公路局、建设局、国土局,以及我村委近20名领导到我果园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共为三个小时,即我自己大果园里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果树,负责清点青苗的领导王国峰就叫我在当天清点青苗的清单上签下名字和打下指模去,但我认为既未有清点完,也没有和我对过数,我就坚决不同意签名,增城政府的贪官污吏和我村委的贪官污吏就又威逼又欺骗对我说,如果你廖松杰不签下名字和打下指模在今天清点青苗的清单上,我们就把清点了青苗的清单全部撕烂,再也不和你清点青苗,只要你廖松杰合作一下签下名字和打下指模来这清单上的,我们就一定和你全部青苗清点好,一天清点不完,10天都要和你清点完和对好数才开工,最后我才答应了他们,才签了一条名字和打了一个指模在当天清点青苗的清单上。荔城街政府的领导尹中威就复印了一份给我,怎知增城政府骗我签下名字去了,他们连夜电话联系,纠集了大队的贪官污吏和黑恶势力及警匪有200人,就按我村委发通知给我写明的日期就是在2007年11月1日早上,我刚起床还未开门,我们增城政府那些惨无人道的贪官污吏就到我果园强行开工毁灭我的果树了,当时我果园的三个大公路口还有大量警匪把守,当时我只有苦苦要求增城政府的贪官污吏一定要帮我把三个果园全部青苗清点好,附着物也要清点好才开工,那时出现有几十名便衣警匪在我身前身后把我围住,但荔城街的张华义镇长等贪官污吏就马上下令强行开工,毁灭我的果树,那时我只有与他们拼命相争,最终被他们打伤再由16名警匪把我捉走了,就把我和另外三户同案人合作的共为三个果园的三十多亩果树和山上一间放杂物的库房也毁灭了。最后在一天夜间,我们增城政府又派了一帮黑恶势力把我的98平方有房产证的宅基地房屋和家产以及一切附着物也毁灭了。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国际新闻网

邮箱:zp@ghtxs.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