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 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新闻  .com  国际新闻网  国际  国际新闻

李迅雷:建议增持股票,卖出房地产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国际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06

(原标题:李迅雷:增持债券、黄金和权益资产的投资逻辑)

对于房地产,李迅雷认为已经进入减持窗口,但2019年房价并不会出现大幅度波动。投资方向上,要更多选择产业升级背景下向上发展的新兴产业,或者是有民族品牌的,或者有行业龙头地位,有独创性技术的企业。

2月15日,中国央行公布1月金融数据,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和社融规模增量双双超预期。数据显示,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32300亿元,创单月历史新高;社融规模增量46400亿元,也创历史新高。

接下来,如何理解2019年的货币政策走向?为了实现经济再平衡和守住经济的底线,决策部门会如何利用政策工具箱里的工具?2019年我们如何在资本市场挖掘机会,大类资产配置策略如何根据新的形势转型升级?围绕这些问题,本期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了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李迅雷曾任海通证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国泰君安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兼销售交易总部总经理、总裁助理、总经济师兼首席经济学家等职务。他提出,对于2019年政策的理解,实际上就是两条:稳中求进、底线思维,前者是要实现经济的再平衡,后者则意味着经济下行有底支撑。2019年经济增速如果继续回落,则需要防止回落幅度过大引发风险,于是,需要稳就业、稳外贸、稳金融、稳投资、稳外资、稳预期,此时,如何利用政策工具箱里的工具就非常关键。

对于货币政策,李迅雷认为经济下行时期,货币政策的适度宽松是必然,并预计2019年还要降准两个百分点。

对于资本市场投资策略,李迅雷在《首席对策》中强调了“经济再平衡下的均值回归。” 如果把过去改革开放所释放的红利带动经济高增长看成是“攻势”,那么,如今的经济增速回落则可以理解为“守势”。进攻过程偏离均值,防守过程实际上就是回归均值。

接下来我们如何在资本市场挖掘机会?李迅雷表示:大类资产配置而言,建议增持债券、黄金和权益资产。首先,2019年将是低通胀环境,美联储加息步入尾声,国内则仍有降息可能。在低利率的环境下面,债券市场还值得配置,尤其是利率债和高等级的信用债。

对于房地产,李迅雷认为已经进入减持窗口,但2019年房价并不会出现大幅度波动。投资方向上,要更多选择产业升级背景下向上发展的新兴产业,或者是有民族品牌的,或者有行业龙头地位,有独创性技术的企业。

以下为《首席对策》访谈实录:存量主导阶段挖掘资本市场结构性机会

第一财经:注意到您最近有一个观点“经济再平衡下的均值回归。”如果把过去改革开放所释放的红利带来经济高增长,看成是攻势,那么目前的经济增速回落则是守势,在您看来,接下来我们如何在资本市场挖掘机会,2019年的行情大致如何?

李迅雷:目前从政策层面来讲,我认为政策工具箱里的工具还是比较多的,毕竟股票价格反映的是未来,我们看到的经济数据都是过去,拿过去的经济数据对未来做悲观的预测,显然是不明智的。对于未来预期会发生一定程度变化,但事实上没有达到一定程度变化的话,就形成了预期差,预期差就会改变估值水平。我认为目前大家对2019年的预期偏悲观了,我相信2019年应该会比2018年更好一些。

因为市场有的时候波动是非理性的,关键还是要看估值底,尽管估值底带有一定的个人主观性判断,但至少通过历史比较可以确认,目前的估值水平是低估或者比较低估,至少是比较合理的。比如从市盈率角度看,中国有不少行业龙头、大市值公司的估值水平比美国同类企业明显低,则投资价值显而易见。同时,还有些企业具有创新能力、有专利技术、有品牌优势的,同样具有投资价值。

事实上,投资过程的选时是最难的,谁能精准判断什么时候可以进,什么时候可以出?随着经济总量规模的越来越大,增速的下行成为铁律,在经济增速缓慢而持续下行的背景下,中国经济会逐步步入到存量主导的阶段。存量主导阶段,资本市场更多是来自于结构性的机会,而不是趋势性的机会。投资方向上,要更多选择产业升级背景下向上发展的新兴产业,或者是有民族品牌的,或者有行业龙头地位,有独创性技术的企业。

建议增持债券、黄金和权益资产,减持房地产

第一财经:在国内信用偏紧全球经济出现衰退的情况下,您提到避险类的像贵金属这样的资产会表现非常好,而且我们的投资理念也要升级,那么对于大类资产配置要如何更新观念?

李迅雷:就大类资产配置而言,我建议增持债券、黄金和权益资产。首先,2019年将是低通胀环境,美联储加息步入尾声,国内则仍有降息可能。在低利率的环境下面,债券市场还值得配置,尤其是利率债和高等级的信用债。

其次,今后,随着全球经济增速的下行,衰退的趋势越来越明显,避险性需求会进一步增加,黄金作为一个避险工具是值得配置的,因为黄金又是国际定价的,所以对国内投资者来讲,黄金还是一个应对人民币汇率变化的保值类避险品种。

第三,我前面提到了权益类资产经过3年的调整之后,相当一部分股票已经颇具投资价值了,是可以对那些具有估值优势、具有成长性等股票增加配置。

第四,对于房地产,我认为已经进入减持窗口,我不认为2019年房价会出现大幅度的波动,但是如果在“房住不炒”的政策背景下,房价长期走L型,对于用杠杆买房的投资者来讲就意味着亏损。过去20年,房地产属于大类资产中唯一走牛的资产,同时这也意味着该类资产的风险在集聚,所以我觉得应该要审慎。如果房地产在个人资产组合中所占比重过大的话,则应该减配。今后国家在租赁用房方面势必要加大投入规模,随着人口老龄化,房地产未来前景不能太乐观。但同时,中国经济周期实际上就是房地产周期,故为了平滑周期,就需要维持房价的相对稳定,避免大起大落。

目前所谓的高杠杆和资产泡沫化,最大泡沫毫无疑问是房地产,这个大泡沫怎么来让它慢慢消退,则需要非常具有艺术性的政策调控。至于房地产投资增速回落之后,如何稳投资,大家都会想到基建投资提速。我估计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会有明显上升,但不会再次出现大水漫灌现象,过去的经验教训太多,故基建投资的乘数效应一定会考虑,着眼长远。

预计2019年还会降准两个百分点

第一财经:您最近提到:对于2019年的政策理解主要是两条,稳中求进、底线思维,对于前者主要是要实现经济再平衡,对于后者一定要守住经济的底。那么如何利用政策工具箱里的工具就非常关键,比如降准和降息,您预测一下2019年还会有几次降准降息?

李迅雷:按照保持货币适度流动性的角度来看,我想今年应该还会有多次降准,同时还会继续降息。所谓多次降准,估计包含这一次降准在内,存准率应该还可以下调3个百分点左右,即现在已经下调1个百分点,接下来还有两个百分点。至于每次下调多少,或者0.5或者1,这个不好说。降息也是可以期待的,因为人民币汇率相对比较稳定,通胀的压力几乎也不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而不是通过下调银行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方式来降息还是有可能的。

在经济下行中货币政策宽松是必然

第一财经:李克强总理曾提到: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力度,用好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有人认为2019年货币政策会有所宽松,您如何看待接下来货币政策的定位?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采集侠

上一篇:两套房产与两份遗嘱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邮箱:zp@ghtxs.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