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 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新闻  .com  国际新闻网  国际  国际新闻

广州增城廖松杰举报控告答辩书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3-21

举报控告答辩书

中共中央纪委领导同志:您们好!

  有见识, 有良心, 有缘份的领导; 记者; 及有正义感的人们; 您们好!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  在习近平主席领导的今天, 国家事业发展蒸蒸曰上, 人民的生活曰益富強, 真的是百业兴旺, 万民同 乐, 可惜的是,我们广东省因地方官黑暗,司法腐败,特别是我们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政府确是由下到上一片黑暗一片腐败,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黑社会,才造成了我叫 苦连天,冤案连连。我在上访上告途中,历经一次又一次被不明人士明打暗伤,受尽那些办事人员的种种威迫恐吓和侮辱,不知流尽了多少血和泪,14年来无家可归, 物业荒废,四处流浪,苦度晚年。现在还租住在第五次租住的那间只得10多平方的破烂房屋中苦度晚年。

  我是廖松杰,男,1956年9月25日出生,汉族,原身份证住址是:广东省增城市荔城街廖村隔塘旧村10号,身份证号码:44012519560925245X,现租屋通讯地址:广 东省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湘江路164号,手机号码:13710569471。

  我是在2007年因广东省级S119公路征收,只因我不服增城政府补偿给我们的土地和青苗、附着物合共每亩只为5000元的补偿价,才被增城政府逼到妻离家破的,因为 那时我们增城政府的征地补偿文件是每亩为10万多元的,但增城政府补偿给我们农民的按法规一成也没有。我要举报我们增城区人民政府和增城区人民政府荔城街道办 事处,以及我们廖隔塘村村民委员会,他们全无党性原则,上下贪官,失去了公平正义,失去了天理良心,失去了法律尊严,官官勾结,疯狂贪腐,残酷欺压百姓,剥 削人民,共同侵吞我的各项合理补偿款,而造成了我这10多年来发生了8宗都是因地方贪官欺压百姓而造成的告官冤案,3宗告尽广东的司法部门得到的只是枉法裁判, 合共为10棵种有27年的大荔枝果树被公电部门砍死无赔偿的案件,和我一宗是200亩林木被増城政府以帮我加入广州市生态公益林为名就没收去了,只给了我2年生态公益林补偿款共为4300元的案 件, 以及我一宗是因2007年被广东省级公路征收被増城政府把我打伤抓走后就把我35,4亩果树,半夜又把我0,7亩的建筑附着物包含98平方有房产证的房屋和一切家 产也毁灭了的案件,合共判回只得65万多元, 真的不够我在原来我建房付近的地方买回地皮建回原来的平房及办氺电和房产证,请问冤枉不冤枉呢?

  4宗还未得到合理的书面答复,[1] ,是我承包了我村第七合作社的土地建了鱼塘奍了二年鱼就被沒收了, 弃巟了十多年, 在上访途中被不明人士打伤过直到如今也无答复,第 [2]宗是我家中一间建有40年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老屋,是我的母亲在生时建给我的,在2010年被増城政府以环境整改为由,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被増城政府強行毁灭 了,最后我上访也被不明人士打伤过,最后也无合理的答复了[3], 是我承包了我本村的名为瓦地山开办了十多亩种有10多年的荔枝果园。在2016年左右,又不知何时起被 毁灭,最后我只听增城很多人和我说过,又征收了我廖松杰一个果园,补了有20万元青苗款给我,但我实在是未收到过任何一分钱。我也上访过,

也无答复。[4] 是我所分得的自留地和保管地在2011年又被増城政府以建绿道为由強行侵吞去了, 多次上访要求也无任何答 复.

  另外一宗最新的是; 在2018年12月19曰因増城政府新建光辉大桥及环市路发生的冤案, 在我没有半点同意増城政府他们的名为包干价, 即,土地青苗附着物和安置补助费 共为14.9万一亩的补偿价, 最为不公平的是, 我们的果树青苗按现时増城国土局给我们的青苗补偿标准最高每亩是8万元的, 但这次征收我们增城区人民政府的黑恶势力补 偿给我们村民的每亩最高只得1万元,实为不公平,  在未以我丈量好面积和未帮我清点过任何一棵清苗以及未给过任何一分钱补偿款我的前题下, 就把我承包了本笫 七合作社的土地种有4年的果树和药材及一切农作物也毁灭了, 以及把我本合作社已我有关的土地果树及期他社员的土地青苗毁灭了, 我多次到各部门上访,得到了一份 又一份都是弄虚作假,有意维护贪官,纵容黑恶的回复,最为弄虚作假和丧尽天良的就是2019年2月22日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政府荔城街道办事处作出的回复,还说在2017年9月已启动光辉大桥及西环路建设征 地工作。还说在2017年11月10日已在我廖隔塘村委公告专栏张贴过公示,但根本没有一样是事实。说这些补偿标准是我第七合作社召开过户代表会议表决的,所以他们 驻村干部及村认为我第七合作社作出的补偿标准存在不公平,并要求我村第七合作社再次召开户代表会议就补偿标准进行重新表决,但国家政府征收土地,如果可以由 村合作社户代表会议表决通过的补偿标准,增城政府和增城国土局出示那些文件法规即征收土地补偿标准来给我们村民又有何用呢?岂不是有意装模作样欺骗上级吗? 最终又是指我按我以前的告官案件一样走法律途迳, 我和本合作社那些利益受到重大伤害的受害者只有起诉, 可惜的是我们的案件受理后法院也发过通知叫我们补送过材 料, 最终又是不受理,也可我们的案件又不知何时才会有结局啊,我们増城政府一切被贪官欺压剥削的告官案件, 上访及举报根本无一宗能得到解决的, 全部都是指受害人走法律途迳, 但到法院时总是不开庭, 不 审理 ,不问话,不向当事人了解任何情况,就是裁定不受理和终结的, 最上访及举报时, 各部门总是说到过法院的, 我们是管不了的,最后都只能象我一样告到倾家荡产, 在我这么多 案件当中,只是我被公路征收的案件被增城政府把我打伤,毁灭了我几十亩果树,半夜把我房屋家产毁灭的案件,才得到过由法院装模作样审理过作出枉法裁判的。

  只因我的冤案发展连连不断,早已告到倾家荡产,10多年也无一宗得到合理解决,我在2018年3月中旬再到广东省信访局上访,经接访我的领导指点,叫我可以直接 寄信给中央巡视组,还带我去把中央巡视组住广州的寄信地址和电话号码也抄记了,我于2018年3月31日寄了一份举报书给中央巡视组,随后又寄了一份给中央巡视组 武在平领导同志收,和发了一份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在2018年4月12日接到了广州市纪委打来电话说已帮我转回了增城区纪委,最后在2018年5月7日先后也 接到过广州市纪委用02083555345打过两次电话给我,也是说已帮我把举报资料转回了增城区纪委,最后在2018年5月14日我手机又接到了广州市纪委、监察委的一条信 息,内容是说:我提交的材料他们已收悉,已帮我转回了增城区纪委处理(编号:穗纪信[2018]008572),随后我也接到过增城区纪委的一个电话。说已帮我转回了荔城街纪委。最后,我到过多次荔城街纪委以及打过多次电话给增城区纪委,我寄出举报书有近5个月,在2018年8月29日我和我的代理人陈国祥到了增城区见了纪委的领导,要求他们给我回复,只听那位领导说 :“你廖松杰的案件我们不受理,你要告就到国务院去告吧”。最后在2018年9月13日才收到了荔城街纪委监察委的回复,简直是一个黑社会的所为,他们所作出的每一 项事实都是丧尽天良的,全部都是官官相护,有意维护贪官,纵容黑恶,弄虚作假,欺骗上级部门的,所以我坚决不接受,当时我看了还与他们论理了一翻,他们叫我 签名下去要送上上级部门的,我就说:“我签名一定要写多两句话在这份书面里,如果不准我写的,我就不签名”,最后两位领导才答应了,所以,如今荔城街纪检监察 实名信访举报反馈意见表里的最后一页,我也写明了:我廖松杰坚决不接受荔城街这份弄虚作假的回复,我才签名并打了指模的,我因不服荔城街那份弄虚作假的回复,我只有打电话给广州市纪委,领导就叫我写一份清晰回答荔城街纪委的回复,我写好后就寄了一份给中央第八巡视组吴玉良领导同志,以及我和我的代理人陈国祥亲自把一切证据及答辩书在2018年9月26日送给了广 州市纪委,当时两名领导接访我的,领导还亲口表态过,对我们说这事要两个月才出书面答复给我,途中我一次又一次打电话及到广州市纪委要求给我们书面答复,但 5个月后,我和我的代理人陈国祥及一位同案人到了广州市纪委要求给我们答复,只听那位工号为26的正科级纪检监察员亲口表态对我们说,我们广州市纪委只负责接 访和收件,但我们是不会出任何答复的。我们只能帮你转回增城区的,但我这十多年来收到过广州市纪委一份一份又一份书面都是指我到增城解决,收到一条一条又一 条的手机信息也只是说已帮我转回了增城区纪委。而且,我寄出有几十份到中央各级部门,最终都是转回增城区纪委到荔城街纪委,再转回村委。而我村委的干部总是 一次又一次大声造假证,让荔城街的领导拍录像送上欺骗上级,最后总是没有下文。作为广州市纪委长期这样对待来访举报的群众,简直就是不作为乱作为。

  在第一次我收到荔城街纪委弄虚作假的答复时,说征用我的果园时是按当时的补偿标准对我进行补偿的,但那时增城政府2006年的征地文件,土地和青苗是十多万元 一亩的,但增城区荔城街和我村政府的黑恶势力补偿给我的每亩只得为5千多元,每亩相差近20倍,难道这样欺压百姓侵吞我们的补偿款还叫按当时的标准补偿给我了 吗?

  还说在诉讼期间,荔城街道办曾与我廖松杰平等协商,于2009年7月2日达成庭外和解方案,也明确了青苗的补偿标准。后来,廖松杰又不同意调解,但完全也是弄虚 作假的,事实在和解时增城政府还出动了由增城人民法院的两位庭长参加和解的,当时黄月荣和廖伟超两位庭长等20多位领导参加,叫我先签解决青苗的和解协议书, 先解决了青苗,其他房屋家产附着物及其等等再当面核实的。所以,在2009年7月2日签好了解决青苗的和解协议书,并选择了我被公路征收剩下果场当中的5亩地青苗 ,作为法律依据解决我被公路征收的青苗。第二天荔城街政府出动有20人和我廖松杰自己一人到我果园丈量好了5亩地面积,随后也清点好了青苗,荔城街的领导和增 城法院的廖伟超庭长等人也对我说好了任何一方也不能反悔的。第三天,荔城街政府就第一次反悔了,又要我陪他们再去重新丈量过,我不同意,增城法院的廖伟超庭长又压令我再和他们丈量多了一次,也对好了数,第三次荔城街政府又反悔,又说丈量错了,又要我陪他们去丈量,我只是说叫法官到来一起丈量为我们做个证吧。最后增城法院的廖伟超庭长只是说了一句:“一 次又一次都是你们荔城街政府反悔,叫我们怎样参与和解呢?”此后,增城法院两位庭长再也没有参加过调解了。难道这样就叫是我廖松杰不同意调解了吗?

  关于我举报陈羲主任贪污我2万元的事实,荔城街纪委的反馈意见还去弄虚作假,说没有这样的事,难道没有真实的情况,我敢一次又一次当面要求他和我到巡视组 辨明真相,以及要求他到荔城街纪委辨明真相吗?为何荔城街纪委领导总是不叫陈羲主任和我对证呢?

  关于我1986年12月承包了我本村那座名为鸡化石山的200亩林木的事,完全也是弄虚作假的,确是由我自找种苗亲手所种的。艰苦创业管理了20年并交了20年租金, 在2004年我正要收益再种回一批小树苗,按合同的约定交回甲方时,确实是增城政府不准我收益还以帮我加入了广州市生态公益林为名就征收去了,我由2004年6月起 ,在广东省市各部门上访途中在增城林业局上访时,得到领导说明并用了一页纸写明了我的林木是由1999年加入了广州市生态公益林的,至2016年合共是8年的生态公 益林补偿款,林业局的领导还用纸条写了一份由1999年加入到我上访那天止,各年的生态公益林补偿款的价目给我,如今原件还在,实际我是8年生态公益林补偿款的 ,但他只给了我两年,共为4300元,都是我合同期满后的第二年给我的。这样的补偿款也被侵吞有6年去了。为何我当时叫村委协商解决,我村的贪官污吏总是说一定要等合同期满才与我协商,到了我合同期满后,我村的贪官污吏就对我说,合同期满就是终止,如今根本不关你廖松杰的事。另外,我在荔城街上访,当时领导说一个月给我书面答复,我上访一年又一年,每一 个月去问他们,都说这个月底给你书面答复,一直等了6年多,等到我合同期满后的第四年才出书面答复给我。叫我可以找村委会协商。难道国家有法规上访期最长可 以拖延到6年多才给答复的吗?我就因林木这事在2004年和2005年,当时也到过增城法院立案,法院领导就说没有三级政府部门的上访回复,他们是不能立案的,但我 得到第一次出回复时已是我合同期满的第4年,法院就裁定不受理驳回终结,我再次重新起诉时,写明了目前我200亩林木还是完整无损,还有司法所的合同书一式五份 的,但最后法院作出裁决时,就说我的合同已过期,又是不受理。但我们增城这里根据国家的相关法规及我们增城这里也有林木被征收过,当然都是那些有权势的大户人家,他们种有13年以上的林木,每亩也能得到15000至20000元的赔偿,而我廖松杰这个弱小群体,种有20年的林木,被增城政府强行征收去了,每亩得到的补偿只是20多元,我真的是买种苗的钱也不够,是否还 有人认为不冤枉呢?作为地方政府和司法,这样残害百姓,是否还有法律,还有天理吗?

  关于我廖松杰潭面山果树因被供电部门砍死果树没有赔偿的事,我曾找供电所和供电局部门有10多次,最终得到丘剑鸣所长的口头答复说如今凡是线路底下砍死的果 树,无论是线路先安装还是果树先种植,被砍死的是一律不予赔偿的。最后我只有上访,在上访途中领导又叫我去报案,收到派出所的答复就说供电部门不接受他们的 调查,最后收到荔城街一份弄虚作假的答复,还更丧尽天良,竟然说供电部门曾与我协商,也达成了共识,还说我已收齐了供电部门的钱才砍我果树的。叫我怎样去告 呢?我起诉就是不受理,我上诉也驳回终结了。

  根据我的8宗冤案的亲身经历,我在10多年来所收到增城各部门无论是公路局、国土局、纪委、人大、法院和荔城街镇政府及我村委会,有近百份全部都是弄虚作假 、相互推诿的回复和伪造的证据,以及枉法裁判。最为愤恨的是我寄出的有30份举报资料到中央各级部门,得到的只是在2016年9月荔城街政府叫我和我的证人廖浩清 到过一次我们村委,由荔城街武装部长李海驱主持,政府也来了几个人,还有录音、录像,我村委的领导以大声压倒一切的态度为我造假证、说假话,最为假得丧尽天 良的是,那次省级S119公路征收,分明只帮我清点了半天青苗,我村委的领导竟然说在2007年10月一共帮我清点了10天的青苗。那些录像资料应当送上了上级,最后就 全无音讯了。第二次是在2018年4月9日,又是荔城街的领导叫我和我的代理人陈国祥回了一次我村委,又是荔城街的武装部长李海驱主持,荔城政府也来了有6个人,我村政府5个人,他们也是有录音、录像,我村的领导也是失去了天理良心以大声压倒一切这样为我造假证,最后也可他们把当天的录音录像送上了上级部门,最后也是全无音讯。难怪我一次又一次听到过增城 区政府和荔城街政府的领导说,任由你廖松杰去那里告都是属地管理,我们不理,任你去告吧。

  在习近平主席反腐倡廉,打黑除恶的指导下,我们增城区人民政府还是顶风作案,侵害我们的合法权益,到底我们增城政府是否有党纪国法?为了社会的公平,司法公正,只得指望中央纪委能成立专案组,方可彻查我8宗被贪官欺压和剥削而造成含冤负屈的冤案,严查腐败,扫除黑恶,把那些残酷欺压百姓的黑恶势力和害 群之马一查到底,绳之于法,还我一个公道。

  此致

中央纪委

 

                                                         举报人:廖松杰           

2019年3月21日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国际新闻网

邮箱:zp@ghtxs.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