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 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新闻  .com  国际新闻网  国际  国际新闻

女儿死因不明公安尸检造假 老父上访多年至今没有说法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06
     我是河北省唐山市滦县东安各庄镇刘店村村民,我叫张刚明,65岁,是被打死的张玉翠的父亲,死者生前嫁到本镇西安河村,丈夫李志海。
    2003年腊月二十五,我二女儿张玉翠带着两岁儿子跑回家,到家说我不和李志海过了,我问为什么,我二女儿说他跟邻村一个小媳妇,不给我们娘俩钱,我问你听说还是看着了,我二女儿说是真的。
    我向我女儿说无论是真是假你先回去过年,过完年再说,我二女儿听了我的话回去过年,谁知到家一天就活活被打死了,我女儿死后坏女人离婚就和杀人凶手结婚了,我让我女儿回去过年我肠子都悔青了。
    2003年腊月26,李志梅二哥李志河两口子从县里回家过年,我二女儿向李志河讨要借给他的钱,李志河说没钱,钱是跟我弟弟借的,有钱我弟弟也不给你,发生了吵架。
    腊月27上午8点,李志河母亲带着李志河两口子找我女儿,到我女儿家大骂,李志河拿起铁锹,我女儿吓的跑到屋里,我女儿的丈夫李志海把我女儿头发一采摁倒在地,用洋槐木小凳子照着头部猛砸,大腿一伸一伸的,小孩吓的跑出来。
    腊月28凌晨4点多钟,李志海大哥李志江来我家说我女儿喝酒过去了,我和老伴儿到了现场,有七八个李家的小伙子围着李志海,我女儿在炕上横着放着。上身没有穿棉袄,只穿了贴身的红秋衣,下身穿着完整的棉裤,耳鼻有干了的血迹后头部有伤,有人用水洗过,头顶有有块没头发。我找棉袄找不着,天亮我和老伴儿到大门外,看着9岁的男孩问,向我们如实的说,他爹出来给拽回家去了,我俩到西邻居向老太太问,老人说我不敢说,要是以前我都不让你俩走,你俩快走吧。
      我女儿嫁到外村,老李家族很大。只有9岁小男孩和我们说实话,我只有相信政府,报了案,谁知县里他二哥嫂有人,李树吉到现场不看尸体,用手指着炕上说,小药瓶就在这放着,你们给弄哪儿去了,我说根本没有小药瓶。李树吉在地上找一圈就走了,我们来之前李树吉可能到过现场,李树吉进屋不看尸体,怎么知道找小药瓶?李树吉走后派出所姓蔡的说不是好死的,我和姓蔡的说验尸,谁知李树吉是法医,带着两个青年来验尸,耳鼻有干血不看后头部有伤不看,扒下来的贴身红秋衣领子上有血不看,我说话李树吉就凶我,县里三名法医走后我开始砸东西。李志河一个电话说砸我家东西快来人,来两个黄衣警察说再砸扣上我,人被打死你们不管,砸点东西要扣我。
     我和派出所姓蔡的说,找唐山法医验,姓蔡的是名好警察,腊月29,唐山来了三名法医和县里李树吉一名法医,到院里我老伴儿给市法医跪下了,市法医王春雨说起来吧,新社会和旧社会大不一样,王春雨到屋里和我说别验了,是喝酒喝死的,我说有血有伤又不会喝酒,怎么会是喝酒死的,市法医就把肚子扒开拎几袋东西出来,王春雨对我说火化尸体去吧,尸体没用了。唐山法医来之前西安河村书记董和跟我说,县政法委让你们把尸体拉到火化场去验,我坚决不从,董和说你跟政府对着干没好处,县政法委是什么政府?人被打死后都拉到火化场去验,枪毙我我也不把尸体拉到火化场去验。
     正月11我和大亲家岳林到唐山,公安大门不让进。从里面出来一个到现场验尸的人,我问姓任的{任长起}尸检报告出来没有,姓任的说将我俩带进去,到二楼把门推开任长起用手指着王春雨说就找他,他一人说了算,任长起转身就走了。我问王春雨尸检出来没有,王春雨气哼哼的说你把人家东西砸了赔人家,让你们火化不火化,出来也是病。
     岳林说他这样说话,咱们找张铁力去,向张铁力说法医情况后,张铁力把岳林家的电话号码要去。
     正月17,我怕县里把尸体给火化了,我到唐山政法委开保护尸体的信,政法委张青说,前两天来一个人让我开火化信我没给开,那人也是滦县的,是东安各庄镇西安和村人叫李义田,正是杀人凶手他爸,我的二亲家。张青说一个要火化尸体,一个要保护尸体,这里有严重的问题。把我带到政法委大楼,张青向两人说情况,有一人拿起电话到滦县打说要重视此事。
     后张青给尚建国开一封信,我拿信到县公安局办公室。当时一个女的把信接过去就交到对门副局长手里,此局长看完信说人死了活不了了,别瞎折腾了,你那俩孩子不出现什么意外就是你们俩的福气,现在车挺多的。我问此局长,为什么不给我们立案,此局长说你闺女是喝酒死的,喝酒死的和卤水死的都属于自杀,不用立案。那我女儿耳鼻有干血,后头部有伤,头顶一块没有头发。此局长说,酒喝多了摔伤了,鼻子的血流到耳朵是正常的,那我女儿死后找不着棉袄,此局长说现在年轻人有几个穿棉袄的。
    此局长把信给劫了,不但不重视此信,反而说你那俩孩子不出啥意外就是你俩的福气。办公桌上有个牌子写着王永安三个字。
    第二封信我又到唐山政法委找张青,张青说我给尚建国的信被人劫了。张青又开尚局长,赵书记的信,这两封信你千万不要交到办公室,找不到本人就交到刑警队。没有找到尚建国和赵书记,我就到刑警队,孙队长正给刑警开会,我把两封信,有一封是赵书记的给孙队长放会桌上。
    第三封信我又到唐山政法委找张青,又给我开县委政法委彭耀胜书记的信。我把信交到彭书记手,此人看完信说滦县不管你的事,哪儿给开信也没用。后进来一个姓王的向我大声吼叫,你砸人家东西差一分也不行,给赔了。我女儿要是活了我就赔。姓王的说你家人不愿意活了。我说砸东西是你造成的,你算什么东西,唐山让我找彭书记,王某气哼哼的走了。
    正月二十上午8点多,唐山公安局长张铁力给岳林来电话,说内脏都验了没问题,就大脑没验了,验大脑机子坏了,把大脑拿到华北医学院一片一片的验。岳林说铁力你给管管这事,铁力说不归他管。
到下午1点钟,县里来西安河村十多辆小车,几十号警察,说尸体邻居不让放,火化去。把尸体拉到火葬场,我老伴儿我俩不让火化,尸检不出不让火化,当时放到冷柜里,把我老伴儿俩送回家,把杀人凶手李志海和他父亲李义田留到火化场。
    2003年3月3日上午11点40分,李志江,李志海大哥说尸检出来了,你闺女是心脏病死的,我问尸检在哪里,李志江说是县里来的电话,我下午去县局法医处,我一看大冬天死三天验尸高度腐败,向法医处要尸检不给我,那给谁,李志海来取。
    三月四日上午,我到西安河村让李志海到县局法医处取尸检去,当时李志海和他父亲李义田我三人,到县公安局,我在外面等,一会儿李志海和他爹李义田手拿尸检出来。我问看了吗?李志海说没看,把尸检给复印一份再给你。我得到了腐败的尸检。我拿着尸检从市里到省里没人管,我老伴儿俩拿着尸检走遍北京各部门还是没人管。上访好多人让我把尸检送到各国大使馆去,有好多人跟我要尸检,我不给,我也不送,因为我是中国人,不能让外国人知道中国法医给草民这样的尸检。
    以上反映情况全部属实,望政府明察。张刚明手机18931555614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国际新闻网

邮箱:zp@ghtxs.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