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网 帮助中心

国际新闻网

欢迎访问: 国际 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新闻  .com  国际新闻网  国际  国际新闻

网络直播成治疗空虚"解药"? 迎合两亿人心理诉求

来源:未知 作者:国际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6-22
原标题:治疗空虚病,直播成解药?

 

1.jpg

  看直播成了单身宅男流行的私人爱好。漫画/琚理

  “今天,你直播了吗?”谁也想不到,今天的网络直播正如同在线聊天一样变得日益寻常。近半年来,内地手机直播软件数量暴增,目前数量已接近200家,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这似乎是网络直播最好的时代。但风口之下,也隐藏着不少危机。主播违禁被封号,平台烧钱被质疑,直播APP看似为城市人缓解空虚开出了一服解药,其“副作用”也开始浮出水面。

  万众跟风

  吃饭睡觉也直播

  只要有一部带前置摄像头的手机,再安装上一个手机直播APP,打开软件,点击开始直播,一次网络直播就开始了。网络主播“喵播-Superman”每天花在直播上的时间,从3个小时到8个小时不等。作为一个专职主播,他经历了视频直播从电脑端到手机端的转变,他也顺应潮流选择了手机直播,“因为移动直播平台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随时随地想播就可以播。”

  正是这种打破时空限制的“天时地利”,直接助推了手机直播APP春天的到来。视频直播最初以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为主,前些年只是小众领域的玩法。到了今年,以花椒、映客和一直播为代表的手机直播APP杀入直播领域,并成为软件投资行业的大热门。目前,国内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直播开始成为一股新潮流,而明星的进场则再次将直播推到了大众眼前。今年4月,刘涛入驻映客直播,开启“刘涛的娱乐日记”,成为国内顶尖艺人开启直播间的第一人。5月13日,与一直播有投资关系的贾乃亮,更是将直播自拍杆带到了宋仲基北京见面会的现场,随后更是在一直播的APP上固定进行个人直播。

  讲段子、说笑话、唱歌的手机直播借此打入普通人的生活,而并非明星的素人直播也跟风扎堆儿。没有明星的吸引力,那就奇招频出,会化妆的教人化妆,会唱歌的表演私家KTV,还有人剑走偏锋,直播吃饭、直播走路,甚至连睡觉都直播。至此,直播的玩法突破了过去网站直播的秀场模式,而彻底转变成了“凡现场必直播”、“人人都能直播”的全民模式。

  打发无聊

  迎合两亿人心理诉求

  影视从业者小飞最近两个月开始对直播APP着迷,每天晚上睡前她都要点开手机里的几款直播APP,找到自己熟悉的主播,看一会儿直播再入睡。“我喜欢的主播一般都是美女,她们会分享化妆技巧,或者唱好听的歌。”她甚至自发地在朋友圈“安利”自己喜欢的主播,希望更多的朋友也能来“围观”。

  “一般看直播是在工作之余,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自行安排,就选择看一会儿直播。”小飞说,由于直播不像电视剧和综艺节目有固定的时限,可以随时终端观看,“灵活度比较大,也很适合打发无聊的时光。”事实上,空虚寂寞的宅男、有空闲时间和社交需求的“孤独城市动物”,就是网络直播软件的用户画像。

  网络直播元老级平台“9158”隶属于天鸽互动,其集团CEO傅政军透露,目标受众确实就是针对这部分有心理诉求的人群,“有老婆、孩子的不会玩直播,我们针对的就是国内那一两亿背井离乡的人群,或者二十几岁的单身男性,他们有娱乐和网络社交的需求。”

  “直播平台就像一个休闲场所,你必须了解你的用户需要的是什么。”“喵播-Superman”说,自己最突出的风格就是能逗大家开心,“我发现唱歌的时候配合上一些肢体语言,最容易吸引观众,也更容易获得打赏。”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宋振韶解释,观看他人的生活本来是人类天然的好奇心,手机直播迎合了这种心理诉求,可以让内心孤独的人得到一定的心理满足。

  烧钱运营

  主播爱打色情擦边球

  看似简单的网络直播,怎么就吸引了上百家APP同时入场?说到底,网络直播背后的“钱景”其实十分可观,“打赏”正是目前直播软件的主要盈利方式。在直播过程中,观众如果喜欢主播的表现,可以通过平台充值购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单份礼物价值从1元到500元不等,可以选择数十倍连送,而主播通过与平台分成来赚钱。

  伴随手机直播APP的兴起,更多的资本开始涌入。傅政军表示,仅网络直播这块领域,每年行业内的流水可高达一两百亿元,这也是直播APP被投资人看好的原因。“但能否如期盈利,目前这些扎堆儿的平台们似乎并不在意。”他说,过去直播网站给主播的分成以五成为主,加上平台在技术和人力上的消耗,还能够实现盈利;但新的直播APP进场后,为了吸引主播跳槽,很多都开出了高达八九成的分成比例。

  如今已有专门负责主播经纪业务的公司,以类似“家族”的模式对主播进行管理,级别较高的主播可拿到千万元级别的年薪。“给主播的分成比例越高,平台自身亏损越严重,这相当于给别人打工了。”傅政军说,很多人把直播想象成一个金矿,不顾一切投资进去,但这并非良性循环,更像是以烧钱和亏本模式在运营。

  同时,为最大限度吸引眼球,不少女主播大打色情擦边球,在直播中穿着暴露,甚至有越界行为。6月2日,来自六间房、映客、花椒、秀色等9家网络直播平台的40名主播,就因涉黄被永久封禁。宋振韶也指出,主播如果依靠才华来博取关注,还算是良性循环,如果单纯依靠外貌等生理特征,对于主播自身并无益处,“而那些对这类直播上瘾的用户,事实上已经具备某种‘成瘾症’的特征,需要一定的心理咨询,并非依靠网络直播就能解决。”(记者 李夏至)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国际新闻网

邮箱:zp@ghtxs.com
联系电话:00852-97962611
地址: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区轩尼诗道269-273号光华大厦